闫xx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上海刑事律师网admin2011-04-13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xx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闫xx亲属的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担任闫xx的辩护人,出席今天的法庭,为被告人闫xx进行辩护。

出于对本案的慎重,辩护人在查阅卷宗并会见被告人之后,在本所就全案进行了集体讨论,现根据当庭出示的证据、查明的事实和我国刑法及相关立法解释、司法解释的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辩护人总体认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和200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以下简称《立法解释》)及2000年12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的规定,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必须完全具备四个特征,即组织特征、经济特征、暴力特征、非法控制特征,本案不要说完全符合这四个特征,甚至一个特征也难对号,因此,定本案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不能成立,闫xx也就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闫xx主观上没有伤害之故意,客观上没有伤害之行为,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12.19案件中事前没有预谋 ,闫xx没有指使、安排任何人去打架,并明确告诉张x千万别打架,对于范xx等人在现场突然持刀伤害孙瑞杰等人,闫xx对此不应负责。

起诉书指控的六起寻衅滋事,要么是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民事纠纷,要么是因某个人与对方发生矛盾,要么是一般违法行为,重要的是闫xx对每一起既没有预谋,又没有参与,也没有安排、指使,至于对个别场次的调解是出于对双方认识或被害人一方找闫xx帮忙,调解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构成犯罪,相反的化解矛盾,使被害人得到赔偿,对于一些轻伤或轻微伤和解、调解解决并不违法。

起诉书指控闫xx构成三个罪名的依据在哪里?闫xx究竟是否构成了犯罪?不论站在哪个角度,都必须考虑本案的事实、证据和相关的法律规定,辩护人认为闫xx无罪,依据是什么?

一、闫xx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如认定闫xx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我们就要考虑本案是否存在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当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就不存在时,所谓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也就无从谈起了,本案究竟有没有这样一个组织呢?

(一)本案就不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

根据前述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和《立法解释》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所谓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组织。同时《立法解释》对构成此罪有着极其严格的标准,要求必须同时具备构成此罪的四个特征,缺一不可,然而本案中找不到符合这四个特征的依据。

1、关于组织特征。

要求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一般应从三个方面把握①人数较多,根据审判实践和高法权威人士的解读应在10人以上,本案起诉书认定了15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其中包括1名组织、领导者,3名领导者,11名参加者,通过开庭就会发现,这15个人,起诉书明显是为了充数,为达到10人以上而拼凑的,令所有的人不解的是这个所谓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在短短的10个月中,从何时算成立?在何地成立?谁是成立的倡导者、提议者、发起者?当时成立时有谁参加?如何明确的?有没有组织章程?有没有组织纪律?这些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找不到任何证据。不仅仅是这些,就每个被拼凑的人而讲,根据本案所涉与闫xx有关的一起故意伤害、六起寻衅滋事,按起诉书认定,仅三范一蔡(范xx、范连中、范保军、蔡晓光)参与了多起,其他10人仅12.19案一起,且存在不同程度的争议:(1)闫xx不仅没有组织行为、领导行为,甚至对每一起违法或犯罪的发生,没有参与过一起预谋、指使,起诉书在12.19案件中认定闫xx“授意”,所谓的“授意”并没有根据,定闫xx组织、领导显然没有依据。(2)张x是瀑布浴、恋歌房的承包者与中汇商厦系承包关系,认定张x为该组织的骨干,仍没有依据,在12.19案件中张x确实联系了周口的汪坤坤,让汪坤坤在周口找了人,其目的并非打架而是“摆场子”,这一点不仅能从张x和汪坤坤的供述中印证,同时在案发现场张x及周口来人均未动手也足以证明,除此之外与张x有牵连的,就是起诉书认定的2、4、5、6、7起,这几起寻衅滋事要么是民事纠纷,要么是张x参与了调解,仅此能否认定张x为领导,为骨干呢?答案是否定的。(3)范xx,一是范xx与闫xx的关系,从二被告人的供述及张x的供述中证实并无任何关系,在三卷P21-27闫xx有这样的供述,公安人员问:“你和范xx什么关系?”闫回答:“没有关系,我和清波原来还有矛盾,我还对张x说不让他和清波玩。”三卷P132-144范xx有这样的供述,公安人员问:“你和闫xx什么关系?”范xx回答:“我和闫xx没有啥关系,他这个人有钱,平时看不起我,不愿意搭理我……,像我这样的,他平时很少接触。”范xx一语不仅道破了两人没啥关系,且两人很少接触,闫xx压根就看不起他,就不愿搭理他。此次笔录中公安人员问:“闫xx从你和他认识后,他给你安排过什么事情或让你给他办过什么事情吗?”范xx回答:“没有”。又问:“闫xx通过张x给你安排过什么事情吗?”范回答:“张x有啥事他也不找我。” 黄捍卫卷P18-20问:“你跟闫xx的关系怎样”?范回答:“我以前跟他打过架,我不跟他一块玩”,2007年1月2日张x在其供述中这样说:“闫xx和范xx没有啥关系,他们后来听说在一起打过架,谁都不想和谁玩。”根据三被告人的供述,足以印证闫、范之间不仅没什么关系且有矛盾。二是瀑布浴和恋歌房的承包人是张x,起诉书认定范xx也是承包人的依据不足。关于谁承包的至少有6个方面的证据可以证实1、范xx本人在三卷109页供述“恋歌房和瀑布浴是由张x承包着哩。”2、闫xx在三卷P35公安人员问:“范xx在中汇有职务吗?”闫回答:“没有,他不是中汇的人。” 2007年3月4日公安人员问的时候就这样问:“张x是什么时候承包你的洗浴中心、恋歌房及歌舞厅?”闫回答:“他是2005年10月份他自己承包的。”3、张x在三卷P56在供述到恋歌房和瀑布浴时是这样说的:“闫xx说这个事只对准我自己”。三卷P57张x还供述:“清波去找建国说要和我合伙承包,建国说只能对准我,还是让我签合同。”4、杨红伍在2007年1月2日的笔录中也证明:“中汇瀑布浴是中汇公司的,张x承包的。”5、七卷P62-68张路军供述恋歌房、瀑布浴是张x承包的。6、黄捍卫卷P3黄供述张x说他承包了瀑布浴和恋歌房。这就更充分证明范xx与闫xx并无任何关系,也就谈不上是某一个组织的骨干或领导了。(4)刘艳阳,刘艳阳出任中汇大酒店客房部经理,是从2002年中汇商厦成立就开始了,刘艳阳任出山收费站经理,事实上不能成立,①据刘普义证明,和闫xx谈收费站时,闫xx忙,是刘普义和刘艳阳谈的,并非闫安排了刘艳阳经理职务;②据刘普义证明,收费站这个事就没几天就结束了;③没有签订合同,不能确认是谁承包了;④镇政府一直有人参与管理,究竟是对外承包还是参与管理事实并不清楚;⑤也没有证据证明收了多少钱,钱到何处。从起诉书认定的事实看,本案所涉及的与暴力行为有关的犯罪,不论是故意伤害还是寻衅滋事,刘艳阳一起都没有参与过,定其构成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并认定其为骨干,并没有事实依据。(5)范连中、范保军、蔡晓光三人,范连中被认定参与了1、2、3、5起;范保军参与了1、2、5起,蔡晓光参与了1、4、6起,暂且不论2、3、4、5、6起寻衅滋事罪是否能定,就参加而论也非为某一组织,更非为某一组织的利益,因某个人引起的或民事纠纷或一般违法行为或构成了轻微犯罪,他们的行为充其量也只是一般共同犯罪或一般违法行为或民事共同侵权行为,根本谈不上什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且他们所发生的这一切,均无任何证据能证明与闫xx有任何关联。(6)张俊强、杨红伍、谭卫超、朱克亚、司明辉、陈胜、张路军、黄捍卫,这八个被告人在涉暴力行为犯罪中,有的虽与第1起故意伤害有关,也只是到了现场,并没有伤害行为,有的甚至现场就没去,这八人当中的张俊强、杨红伍、张路军、黄捍卫,是在瀑布浴或恋歌房打工的,谭卫超是在案发的前一天从外地打工回来(六卷152-153谭笔录),朱克亚、司明辉到现场是摆场子助威的,并没有参与打架(六卷114-119朱笔录,六卷P134、135、137、145司笔录)。通过对本案涉黑15人的分析,具体到每一个人,对与涉黑有关的每一起指控,或就个案而言,或就全案而论,并不能反映出本案组织结构紧密,从层次上也没有根据能界定出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一般参加者,这是组织特征的第一个方面,本案就不具备。二是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所谓组织者是指通过策划、招揽、引诱、拉拢、胁迫等行为倡导、发起组建、扩充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所谓领导,是指率领、指挥、引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人,对该组织及其活动起策划、决策、指挥、协调作用。骨干成员是指负责具体犯罪活动的直接指挥并参与具体犯罪活动的人。然而本案中没有依据能证明由谁于何时、何地、在何人参加的情况下有策划、倡导、发起等行为,成立了所谓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也没有依据证明有谁率领、指挥、引导了哪些具体成员。三是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关于这一点《司法解释》对此有明确要求,任何组织都需要以相应的组织纪律来维系,来约束该组织的成员,否则所谓的犯罪组织就不可能存在下去,正因为如此最高法院在《司法解释》中才把“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加以明确。从司法实践中我们看到大大小小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都不同程度地具有成文或不成文的纪律“家规”或“帮规”或“约定”等,明确了对违反者如何处罚等,然而本案中找不到此类的一条“规矩”,相互间并不存在谁管谁,在所牵涉的个案中,包括12.19案及所有的寻衅滋事,完全是少数人随意引发,尤其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12.19案发生前,闫xx曾不止一次地安排张x不要打架,其另有安排,让张x拖住对方的时间时,安排于宏伟参于竞标,就在这时范xx等人就动起手来,用范xx自己的话说:“要不是我多事,咋会出这个事(三卷P142)。”在本案的寻衅滋事中更是与他人无关,在黄捍卫卷P18-26,2007年1月3日范xx在公安人员问其:“你跟叶清(敬)华、袁小奎(卫)他们几个打架的那几场事(指寻衅滋事的几场事),都是因为谁?”范xx回答:“因为我个人,不因为谁。”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本案所发生的不论是故意伤害还是寻衅滋事,并没有任何所谓组织的控制或约束,完全是个别被告人的一时冲动而引起,因此,本案明显缺少这一组织特征。

2、关于经济特征。

《立法解释》第二条规定:“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据此结合本案我们将从三个方面的内容来分析(1)财产的性质,本案起诉书把两笔贷款180万元,认定为获取的经济利益,什么是经济利益?简单地讲就是利润和收益,什么是贷款?谁都知道贷款是债务,贷款显然不属经济利益,贷款是要还的,而且在案发前,已经归还了120万元,余60万元迟早还是要还的。(2)财产的所得,黑社会性质的组织通常是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手段获取的,而本案中的贷款一不是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二虽然贷款手续上有不完备的地方,存在一定的暇疵,不论是印章还是身份证复印件,办理这些手续的把关在信用社,手续的虚假或印章的不真实,信用社没有认真核实,信用社不严格按贷款审批手续放贷,责任不在借款人。因此,不能把信用社放贷不规范,认定为借款人采取了非法手段。此两笔贷款或用于其所属公司的注册资金或用于中汇小区的开支,与其他任何人或所谓的组织并无关联,当然此两笔贷款最终还是由中汇来还,其他任何人或所谓的组织都没有还的义务。(3)财产的使用,本案贷款非常明确是用于中汇所属公司的注册资金或中汇小区的正常支出,并没有用于本案所谓的组织或涉案的相关人员,认定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没有事实依据。

3、关于暴力特征

《立法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这一特征涵盖了四个方面的内容:(1)暴力性;(2)多样性;(3)组织性;(4)经常性。然而本案所涉及的故意伤害和寻衅滋事,且不论闫xx本人从未参与也未指使、安排或授意,就个案而言(1)不存在有组织地进行;(2)个别人引发的个案,或因为其本人或因为对方,认定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并无证据。本案所发生的涉暴力犯罪具备的是参与者的松散性、临时纠合性、目的单一性和随意性,因此本案虽有个别暴力案件的发生,不仅不符合此特征四个方面的要求,且与闫xx无关。

4、关于非法控制特征。

《立法解释》第四条规定:“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此特征强调的是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保护伞,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形成非法控制,(1)本案中的违法犯罪活动系某个人或某几个人所为;(2)本案不存在保护伞;(3)本案并不存在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形成非法控制,也就谈不上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公诉人在法庭辩论中,把因一宗土地的竞标,其他被告人引发的一次打架,上升到对房地产行业的非法控制,未免太牵强,因此本案并不符合这一本质特征。

根据《立法解释》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同时具备前述的四个特征,然而本案并不具备这四个特征,当一个所谓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就不存在时,所谓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也就无从谈起,因此,认定闫xx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不能成立。

(二)本案不具备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构成的主、客观要件及如何形成的该组织并无依据。

1、闫xx主观上不具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故意。

2、闫xx客观上没有实施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

3、本案所谓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自何时形成?由哪些人形成?以何种方式形成?在何种场合形成?本案并没有相关证据加以证明,相反只能得出本案不属“涉黑”案件,因而闫xx也就不构成此罪。

二、闫xx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发生在2005年12月19日的故意伤害案件,究竟与闫xx有无关联,关键要看本案的证据,辩护人经过反复研究本案卷宗,认为闫xx不仅没有参与、指使、安排、授意此起故意伤害,且曾不止一次地提醒张x千万别打架,尤其是在案发的当天早上特意叮嘱张x不要打架,让张x、吕胜利去退钱,让于宏伟竞标。我们不妨看一下本案的相关证据。

(一)被告人闫xx供述

1、三卷P8-18“我说不找人要是打起来架划不着……我怕因为这块地打起来了,就给孙瑞杰打电话……我让张x去退押金,不竞拍了,又让吕胜利去退押金,吕去了说人家没现金,没有退掉,我又让张x去让他上午一定把钱退回来,千真万确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打架。”在昨天的法庭上,闫xx和张x相互印证地供述,闫安排张x,地不买了,让张x去退钱,千万别打架。

2、三卷P28-37在深圳准备回西平时,从房间里走出来,张x和我并肩走,说广建找人来,我也安排点人,我问哪里人,他说周口的人,可能清波也找十来个人,我说张x可别找人来,我经不起事来,特别清波你千万别让他去,张x说已经通知了人来,说不是打架哩是助威,我说助威也不能去,清波在我们三四米后跟着哩,可能没听到。当天早上在办公室,张x说“昨夜瑞杰给清波打电话了,瑞杰找几十个人,也想买地哩,让清波小心点,又说他找的人来了,在中汇客房部住哩”我说:“张x地不买了,千万不能因为这一块地打架,因为这块地打架不值,你让人都还回去吧!”张x又说:“我的人不是打架哩”。我说:“不管是不是打架都叫人走。”然后张x就走了,由于我怕打架,我给瑞杰打电话。我让张x退钱时还说:“地不买了,你别管了,我另有安排了。”另有安排就是让于宏伟去参与竞标。

(二)张x的供述

1、三卷P43-57我到建国的办公室,闫xx给我说:“刚才瑞杰打电话了,不让买这块地,不中你过去拖拖时间,把押金退回来算了。”我说:“那地不买了吗?”建国说:“我另有安排,你到土地局退押金时给广健说说,让广健别生气,拖拖时间。”我问:“为啥拖时间?”建国说:“他另有安排。”我就走了。下到瀑布浴见到了清波他们,就给清波他们说:“不要这块地了,你们也别去了。”上车后(指案发后)就说清波:“不让你去你非去,那边人家都说砍死人了,戳这么个大窟窿你得劲了。”清波说:“地闫xx要的,要不是你,我会去吗。”在深圳建国见我说:“你看就让你去要地,清波戳这么大个事,你说咋弄。”

2、三卷P73-84在深圳见到闫xx时,闫xx对我说:“你看现在事都出来了,我当时只叫你们买地去,谁叫你和清波二个人去打架。”

3、三卷P85-95第二天我把孙瑞杰给清波通话的情况给闫xx全部说了,我说“瑞杰找几十个人”建国说:“那咋弄哩,不中不买来”,我说“买不买你看。”之后,我又说:“是不是我也找点人,到时候也去给我摆摆场子助威。”闫xx说:“那不得生气(指打架)呀,可别给人家生气呀(指打架)”。我说:“生啥气哩,不给人家生气(指打架)。”

在闫xx办公室,建国对我说:“瑞杰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不让我买地了,不中了把30万的压金退掉,去给广健说会话,拖住这个时间,”我问“退压(押)金干啥?”他说“我另有安排”。我下楼遇见了吕胜利,让他去退押金,我对汪坤说:“等会人也不用去了,地也不买了”,在二楼遇见了清波他们几个一块的,我对清波说:“您几个干啥了,地也不买了,您们走吧”,清波他们就走了,又遇见吕胜利他说:“国土局的人不退压(押)金”,我就和汪坤一块去土地局了。

4、2007年1月2日的补充材料中公安人员问:“谁让你和范xx组织人打架的?”张x回答:“我自己想找的,范xx没人让他找,没有安排他。”问:“你找人是不是闫xx安排你的?”回答:“不是”。问:“范xx找这些人的时候,闫xx和你知道吗?”回答:“我和闫xx不知道。”

(三)范xx供述

1、三卷P102-112闫xx没有安排过我找人打架。

2、三卷P132-144问:“去年12月19日你为什么要去用刀砍人?”范:“我平时和张x玩的好,他对我很好,十字街打架的事,我怕张x吃亏所以才去的,事前知道孙瑞杰组织的有人。”问:“闫xx知道你喊的谁吗?”范:“他不知道,我没给他说过。”

在路上张x说:“你咋弄哩,上去就砍,这场子可咋收拾,你捣这么大的事”,我说“我不是怕你吃亏吗?我平时和他(闫xx)就不玩,本身这个事(12.19打架的事)就是我多事,要不是我多事,咋会出这个事。”(三卷132-144)

3、三卷P137-138在车上张x对我说:“不中了明天你别去了,你要去了尽惹事”。我问:“他去不去,他说他去,我说你都去了,我不去你吃亏咋办。”

4、黄捍卫卷P18-26公安人员问:“你找人的事(指12.19打架找人)跟闫xx说过吗?”回答:“我没有说过”。

(四)朱克亚供述

(12月19日早上)我吃了早饭,我见张x去闫xx办公室,我也跟了过去,张x到建国跟前,我站在门口,张x给建国说:“叫克亚也跟着去吧”,闫xx没表态,朝他翻了一眼,就给张x说:“去了别给人家打架,这事可不是小事。” (六卷P114-119)

以上四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了事前被告人闫xx从未安排找人,根本无意打架,对张提出找人,他反对,提出助威他也反对,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其得知对方找人时,怕打架特意安排张x、吕胜利,去退押金不再竞标,还安排于宏伟带30万元现金去竞标,让张x找的人走,让张x去拖住时间,张x在听了闫xx安排之后,分别告诉范xx及周口的汪坤坤,地不买了,你们也不用去了,你们走吧。现场的情况也表明,张x找李广健说话,周口的来人没有往现场组织,汪坤坤等个别人虽去了现场,是跟在张x身边并未动手,范xx等人未听劝阻,突然实施伤害与闫xx显然无关。用范xx的话,不是我多事,咋会出这个事。

三、12.19案究竟与闫xx有何关系

尽管卷宗材料中出现张x、范xx的个别笔录,即2006年7月6日至7月7日张x的笔录,2006年7月6日范xx的笔录中出现了,张x和范xx或供述在深圳福利华酒店房间内,或在街上转悠时,或刚住进房间,或在闫xx离开深圳走时,在闫xx面前提起过找人之事,还称闫xx说“好”或说“中”或说闫xx没吭声,闫xx在其笔录中持的是不同意见暂且不论,同时张x还提及周口来人吃住问题,闫xx也知道这一情节(闫、范笔录均无证此),回到西平后当周口来人需要被子时,用闫xx的话,他是接的总台的电话联系了被子的事,用张x的话他直接与闫xx打电话说加被子的事。

(一)张、范的这两次笔录能否认定,我们不得不考虑:

1、这是张x共16次笔录中的仅有的一次,当然我们也注意到2007年1月2日公安人员在补充材料中,公安人员问及其以前有供述,在南方张x提及找人闫有何反应时,张x说闫没吭声,其余的笔录中均无此类说法;

2、范这次笔录也是其8次笔录的仅有一次这样的供述;

3、闫xx在2006年7月11日笔录中也仅供述,张向他说过找人之事,他不让找,张说助威,他也不同意,他从未供述过,范向他说过找人,闫xx的供述与张x、范xx当庭供述能相互印证,证实范xx从未给闫xx说过找人之事,虽张x曾说过一次,闫xx是不同意的;

4、问题的关键在于闫xx在深圳是否知道有找人之说。退一步讲闫xx知道找人,知道周口来人的18日晚上加被子,也不足以认定闫xx系12.19案的共犯,理由是:(1)关于找人本案存在两种性质,一种是找人是为了摆场子助威,张x找周口的人,从张x的供述到汪坤坤的供述,足以认定汪坤坤是在明确了不是打架,是摆摆场子才找的人,再从案发当天情况看,周口来人并没往现场组织;另一种找人也就是范xx他们在张x对其讲地不买了,不用去了,让人走吧,范等突发的行为,对此后果应罪责自负。(2)最最关键的是,无论闫xx先前是否知道找人,12月19日早上怕打架曾安排张x千万别打架,让张x、吕胜利去退押金,为了避免冲突让于宏伟以其个人名义代闫xx参与投标。闫xx的安排,张x听了之后就下楼告诉了周口来人汪坤坤及范xx等人,地不买了,人不用去了,让人走吧,吕胜利、张x也分别去土管局退款了,于宏伟也落实竞标了,交了押金,办理了相关手续,唯有范xx用他自己的话说:“要不是我多事,咋会出这个事。”(三卷P142)“我是怕张x吃亏,所以才去的,我就过去帮他”(三卷P134),至此,12.19案件可以说非常清楚,闫xx不仅没有授意任何人去参与打架,而且态度非常坚决地告诉张x千万别打架,闫xx安排千万别打架可以从闫xx、张x、朱克亚三被告人供述中充分印证。因此,闫xx主观上没有伤害的故意,客观上没有伤害的行为,也没有以任何方式让他人参与伤害,其他被告人的伤害行为及造成的后果恰恰违背了闫xx的意愿,闫xx买地并不必然引发12.19案,闫xx对12.19故意伤害案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四、认定闫xx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证据不足

(一)起诉书指控的第2起。

此起系一起典型的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民事纠纷,于运超与李建营二人因两车刮蹭,并无大碍,引起了争吵、撕打,李打电话找闫,闫让张x去看看,虽于有轻微伤害。①闫无安排打人。②情节显著轻微。③事出有因。因此,此起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起诉书指控的第3、第7起与闫xx无关。

(三)第4、5、6起,闫xx是因与被害人认识,加之被害人找他,闫xx帮袁卫x、王立周要回了医疗费,调解了纠纷,化解了矛盾,使被害方得到了赔偿。至于第5起,叶xx被打,闫xx从卷宗材料到法庭调查一直供述他没有为调解说过一句话。

(四)范xx自己供述打袁小卫等人这几场事都是为他个人的事,并不为谁。因此定闫xx构成寻衅滋事罪明显证据不足。

五、孙瑞杰与范xx通电话的内容及对本案的影响

关于通电话这一情节,在孙、范、张的笔录中均能印证,在案发的前一天,孙打了范手机,范免提接听与孙对话,张在一旁,孙说那边找了几十个人(张供六~七十人,范供五~六十人),让张x明天别去了,去了得打架。孙瑞杰所说的话对本案的发生,不能说没有影响;从卷宗材料发现,案发当天有说去十几人的,有说去几十人的,当然也有说十来个人的,虽没有确切数字,但李广健竞标,孙瑞杰等人确实去了,至于为什么去,辩护人就不在赘述了。

六、到底谁算竞标人

从卷宗材料中的交款人及土管局登记的手续证实,有张x、李广健、于宏伟。说明两个问题(一)孙瑞杰不是竞标人;(二)闫xx确实“另有”安排的于宏伟。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闫xx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本案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于法无据,在故意伤害案中闫xx不具备构成此罪的主、客观要件,参与摆场子的人与参与打架的人性质不同,反对打架的人,不让打架的人不仅要与摆场子的人要区别开来,与参与打架的人也有着本质区别,指控其构成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在寻衅滋事中虽有两起调解,闫xx帮助被害方拿到了赔偿,定其构成此罪显系不当,据此,建议合议庭考虑对闫xx宣告无罪。

谢谢审判长、审判员!

 

        辩护人:xx      

      xx年xx月xx日                              

 



相关阅读
阅读:次
[标签:]
本站新闻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