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xx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案件一审辩护词
上海刑事律师网admin2011-04-13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xxx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金xx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金xx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案件的一审辩护人。现依据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对xx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金xx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以刑法意义上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为前提的。而本案中,根本不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无论是根据《刑法》第294条的规定,还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2月5日颁布的《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抑或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02年4月28日颁布的《关于刑法第294条第1款的解释》的规定,金xx等被告人的行为均不符合刑法意义上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基本特征,现分述如下:
一、本案不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组织特征
        依据法律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对组织内部的严密控制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区别于一般共同犯罪的最明显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级森严,拥有一套完整的组织体系,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分工明确。但本案中,第一,金xx等被告人在日常生活中,各自处于松散的状态,是一群乌合之众,并未长期纠集在一起共同活动。即使在犯罪时,也表现出极大的临时纠合性,有事大伙儿一哄而上,而不是有计划,有预谋,策划严密,进退有序。第二,各被告人没有像黑社会性质组织那样,拥有自己的帮会,自己的标志、徽号等,如在座各位都比较熟悉的砍刀帮,有砍刀做标志、各被告人之间也没有严格的等级层次,不存在固定的领导与被领导、指挥与被指挥的关系,金xx的所谓大哥称号,只不过是几个朋友在闲聊时瞎起哄,抄袭电视剧中的情节,带有戏谑性、调侃性的称谓,后被别人沿袭,一叫再叫,但自己从未承认、别人也从未推举或者任命自己就是所谓的带领大家一起干事的带头老大。被告人金xx也从没有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以歃血为盟等黑惯用的手法组织大家排列位次,分配等级和职位给任何人。像姜xx,他被称二哥更具有偶然性,因其又名姜二辉,故一些不明真相者遂以讹传讹,称其二哥,对此,金xx、姜xx确也有口难辨,虽不断解释,以不致别人误解、误传,但最终无奈你也说、他也说,竟戏剧性地致人弄假成真,此真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第三,被告人李朝生等更没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即帮规,公诉机关无任何证据显示有哪一个被告人向其他成员宣布过组织纪律,更没有发生因哪一位成员不听“大哥”的话、违反“帮规”而受到处罚。本案中发生的几起故意犯罪,也都是因为某一个人或几个人的的个人恩怨引起的,而不是为了组织利益或组织纪律。金xx等被告人自己也没有组织概念,他们到有些地方去参加一些违法犯罪活动,完全只是为了出个风头、耍耍威风、混一口饭、挣一根烟,没有任何加入某某组织的观念,也没有举行过什么入会、入帮仪式,没有宗旨,没有加入条件,不存在成员受帮会保护,并听从帮会制裁等规矩。没有发展目标、没有发展方向,纯粹瞎胡混,真正是一群流氓地痞蛋子。
        所以,本案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第一特征,即稳固严密的组织纪律特性。
二、本案不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经济性特征
        根据法律规定,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应该具有经济特征,即“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经济性特征一般要把握:1、财产的所得,必须是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它手段获取的,而某个个人(包括黑老大)或单位所得的经济利益不能算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上。2、财产的所有,必须是归黑社会性质组织所有。同样,归某个个人或单位所有的财产不能算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上。3、财产的所用,必须是用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是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而不能是用于某个个人或单位。本案中,金xx等被告人到有些地方去参加一些违法犯罪活动,完全只是为了出个风头、耍耍威风、混一口饭、挣一根烟,并不为通过违法犯罪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他们从不向事主主张、索要经济回报,从无和事主商议活动经费等类似问题,结果是他们也极少获得所谓的经济收入。案卷中显示的一些好处费,完全是事主处于热情好客,喜欢打热闹,作为馈赠给予,数额相当有限,各被告人当时得到馈赠当时就吃吃喝喝花完,不足以构成各被告人的收入,客观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没有任何收入、积蓄,司法机关侦查、提供、出示的证据里也根本没有他们有“一定经济实力”的证据。即使被告人中的某一些人通过违法犯罪活动取得一些钱财,他们也不是以所谓“组织”的名义或形式实施的,而是个人单独或随意结伙实施的,其非法收入也没有上交“组织”作为活动经费,而是个人挥霍掉了,也不存在从所谓“组织”经费中列支、报销犯罪费用问题,不存在以经济实力支持该组织活动的情况,刚才,我们也当庭查证,像金xx在 一案中,收到事主的好处费后,自己一个人拿到郑州挥霍,而非上交组织,用以支持组织的活动等,就是一个明证。(还有没有其他例子)所以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第二个构成要件,即经济性。
三、本案不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行为特征——对无辜群众的危害性。
        法律规定,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是“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本案中各被告人作为一群流氓无赖、一群乌合之众、一群没有任何发展目标和方向的小混混,聚起来还有些吓人,但分开来个个是胆小鬼,没有哪个人有所谓的一技之长,没有那个人能独当一面,与此相适应,他们只能选择一些流氓行为而为,也就是我们现行刑法中的寻衅滋事行为,而不做更具暴力性的违法犯罪行为,像伤害、杀人、抢劫、强奸等恶性行为,起诉书中提到的具体犯罪20余起均为寻衅滋事犯罪也证明了这一点。在会见被告人时,我们甚至了解到,这些人在耍流氓的同时,也不断遭到别人的袭击、创伤,就连李朝生也不断遭到别人的殴打。这样的能耐,完全不具有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能量和基础,甚至不至于被当地社会群众承认其就可以算作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另外,金xx等各被告人的行动也往往都事出有因。或是看不惯别人欺人太甚,或是容不了他人赖账不还,于是心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想法;当然,也有被害人过错在先,激起被告人等的义愤,最终导致事态扩大;另外还有以被告人等为一方、以其它流氓混混为另一方的双方互殴行为,双方均违法犯罪等。这些都说明,金xx等被告人的寻衅滋事行为,均存在受害人方面的原因,不是毫无理由的针对纯粹的无辜群众,以欺压、残害群众为目的和企图实施的为非作恶行为。如果金xx等被告人为非作恶,对无辜群众欺压、残害,又何至于没有无辜群众血泪控诉呢?所以,不构成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第三个构成要件,即为非作恶,对无辜群众的欺压、残害。
四、本案不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功能和影响力特征——即称霸一方,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依据法律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本案中,前述已提到这帮人的能量问题,就他们的势力完全不具有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可能,公诉人也并未出示任何证据证明金xx等被告人确实称霸一方,在什么范围内形成霸势,非法控制哪一区域或哪一行业。其他被告人2007年秋季以后才开始接触到金xx,就算他们能迅速达成臭味相投的一致,他们之间也需要我们通常所说的磨合,证据显示,他们在2007年末到2008年夏曾有较长时间的分崩离析局面发生,2008年夏季以后才又有一定程度的合作,整体上从时间来看,他们的苟合时间短暂,影响力有限,不至于形成对登封地区、某行业的非法控制,被告人没有欲控制、独霸某地区、某行业的犯罪故意,也没有作出欲控制、独霸某地区、某行业的犯罪行为。他们进行的都是一些寻衅滋事行为,没有一起破坏生产、经营行为或其他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即便是他们进行的一些寻衅滋事犯罪,也是一种危害社会的行为,具有刑事违法性特征,应予打击和惩治。
        总起来说,指控金xx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证据不足,不足以证明金xx等被告人的违法犯罪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金xx等被告人的行为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构成要件。因此,辩护人认为,认定金xx等被告人是否犯有组织、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应严格依照《刑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的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而定。在认定是一般共同犯罪还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时,要看有无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组织特征,有无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经济性特征,有无黑社会性质组织对无辜群众的危害性的行为特征,有无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有的功能和影响力特征等,严格实践犯罪构成理论,严格界定是否黑社会性质组织,否则就扩展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外延,扩大了打击面。为了防止打击面过宽,有学者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既不同于黑社会的有组织犯罪,也不同于我国刑法规定的“犯罪集团”。它的主要特点应严格符合:一是由三人以上组成,其中有组织者、领导者和积极组织领导者;二是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形成核心、中心、外圈三个层次;三是纪律森严,违者格杀勿论;四是通过各种违法犯罪手段,疯狂地聚敛社会财富,经济实力雄厚;五是建立势力范围,以获取非法的政治、经济利益为目的;六是向政府和政法机关进行腐蚀和渗透,贿赂党、政、司法官员,寻找政治靠山,建立保护伞。如果据此认定,则,本案距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将相去更远。从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看,金xx等被告人的行为只是一般的共同犯罪,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四个构成要件,不构成组织、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与当地的事实也是相吻合的,当地一直以来显然是社会主义的天下,人民群众的天下,和谐的天下、稳定的天下、有序的天下,而不是黑社会的天下。
        附带说一点,请法庭合议时加以注意,即被告人金xx等除了宋黑吞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外都是一些通常讲的80后,90后年轻人,有几个还是未成年的孩子,爱虚荣,出风头是未成年人的特点,好合群,爱交际,是未成年人及本案被告人的第二个特点,讲义气,好冲动,是未成年人及本案被告人的第三个特点,能量小,太幼稚是未成年人及本案被告人的第四个特点,这些特点都再次印证和反映了被告人金xx等一帮流氓蛋子并不是也不会有组织有意识地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具体到被告人金xx,他是否构成所谓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问题,我简单讲以下两点:一、从客观要件上看,所谓的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处于领导地位,对组织的犯罪活动进行谋划、决策、指挥、协调的行为,以及协调处理组织内部重大问题等行为。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行为中处于中心地位,统摄组织的整体犯罪计划和具体犯罪的实施。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与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区别在于,前者的行为内容一般只涉及组织内部事务,其性质是组建、完善、扩大黑社会性质组织;而后者的行为内容主要涉及组织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其行为性质是策划、指挥、协调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我们通过庭审调查,并未有证据证明被告人金xx有组建、完善、扩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和对组织的犯罪活动进行谋划、决策、指挥、协调的行为,以及协调处理组织内部重大问题等行为。二、从主观要件上看,本罪在主观方面必须有明确的故意,即明知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积极组织领导;如果不了解情况,或者主观上并不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为目的的,则可能构成别的罪,而不按本罪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人李朝生主观上确没有发展黑社会组织的意图和目的,各项证据也不能证明其明知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积极组织领导,因此,被告人金xx的行为,也构不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被告人金xx的非法拘禁指控不能成立。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但本案中,金xx等并非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不在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范围内形成主观故意,因此不能定非法拘禁罪,此其一;第二,非法拘禁行为,只有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才构成犯罪。因此,应当根据情节轻重、危害大小、动机为私为公、拘禁时间长短等因素,综合分析,来确定非法拘禁行为的性质,本案中,被告人金xx的行为是为帮人讨债而采取了不当行为,但相对来说,时间很短,并无其他严重情节,至于起诉书中所写“殴打”行为,更是捕风捉影,子虚乌有。
        即便认定非法拘禁成立,被告人金xx的行为构成自首。本案中,公安机关2008年9月10日在大鸭梨酒店控制以及当晚的讯问都是以被告人金xx涉嫌寻衅滋事进行讯问的,但在讯问中,金xx主动并如实供述了自己非法拘禁他人的事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以自首论。因此应认定金xx的该行为构成自首。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因此,我们请求法庭重视并认定该情节,结合被告人非法拘禁他人情节确实十分轻微,对被告人金xx免除处罚。另外,卷内有一份公安机关9月10日对李朝生的讯问笔录,该笔录制作在公安机关对李朝生采取了强制措施即刑事拘留前应视为询问笔录,李朝生在公安机关询问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寻衅滋事第1、第3、第4起事实,此时公安机关没未掌握李朝生的具体犯罪事实,因此金xx的该行为以及第1、第3、第4起寻衅滋事应认定自首,该主张的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主动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第二条、第三条之规定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第106条、第107条之规定
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金xx犯寻衅滋事罪中的13起犯罪事实中,第12、14、15起事实均不能构成犯罪,因为这几起事实只显示金xx等人有站站立立、威胁、助威的情形,而不显示被告人有随意殴打他人的情形,更无情节严重,造成恶性后果的情形,因此不应认定为犯罪,而只是一种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应受治安管理法的调整,对第一起犯罪,卷内显示有赔偿协议,该情节应予考虑。
        被告人自愿认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第九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另外,本案被告人金xx认罪态度好,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辩护人:xxx

    xx年xx月xx日

                                                                                       



相关阅读
阅读:次
[标签:]
本站新闻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