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刑事律师网首页 >> 诈骗罪辩护 >> 正文
金融诈骗罪中的主观故意研究
上海刑事律师刑事律师2012-12-24

    金融诈骗罪的主观罪过形式均是故意,这是没有疑问的。根据刑法总则关于犯罪故意的一般规定,金融诈骗罪的故意内容为:明知自己的以金融手段进行诈骗的行为会发生侵害公私财,的危害结果,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但是如何正确{解和认定故意的内容以及非法占有目的,仍需要加以研究和探讨
    刑法第194条第1款规定了票据诈骗罪,其中第1项和第2项明文规定了“明知是伪造、变造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明知是作废的汇票、本票、支票而使用的”,第3项则没有规定“明知”,只是规定“冒用他人的汇票、本票、支票的”。有人据此认为,该条款所规定的票据诈骗中对确定事实的明知,仅属构成该罪的选择性要件,即除第1、2项为明知故意型的票据诈骗罪外,第3、4项至少不是法定的明知故意犯。同样,刑法第194条第2款只规定了“使用伪造、变造的委托收款凭证、汇款凭证、银行存单等其他银行结算凭证的”,第195条也只规定“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或者附随的单据、文件的;使用作废的信用证的”,第196条仅规定“使用伪造的信用卡的;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冒用他人的信用卡的”,第197条同样只规定了“使用伪造、变造的国库券或者国家发行的其他有价证券”,以上这些条款都没有规定“明知”,是否说明对以上这些金融票证的使用,即使不明知是伪造、变造或作废的票证而使用,或者不明知是他人的金融票证而使用的,也构成犯罪?有学者认为,行为人如果不明知自己所使用的金融票证、有价证券是伪造、变造的,即过失予以使用的,则不构成犯罪。 
    
上海刑事律认为,即使金融诈骗罪中的有些条文中没有明文规定明知是伪造、变造的金融票证及有价证券而使用的,行为人也必须明知这一客观事实,否则将阻却故意。因为根据故意犯罪的基本理论,行为人在故意实施犯罪时,对自己的行为和行为后果是有认识的,对行为的认识就包括对行为的性质及对行为客体即犯罪对象的认识。正如有学者指出,犯罪故意由两个层面构成:一是心理构造层面,二是规范构造层面。就心理构造层面来说,它包括事实性认识和心理意志这两个紧密联系的因素。其中,事实性认识包括对行为的自然性质或社会性质的认识,对行为客体自然属性或社会属性的认识,对行为结果的认识,对行为与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认识,以及对其他法定事实如“场合”等的认识。这些事实性认识可以是认识结果必然发生,也可以是认识结果可能发生,直接故意的认识程度两者均可,间接故意的认识程度只能是后者。在故意犯罪的情况下,行为人必须明知犯罪客观方面的构成事实,并且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因为成立犯罪不仅要求符合主观与客观方面的要件,而且.要求这两个要件之间具有统一性。这一原理在大陆法系国家得到了普遍承认。大陆法系国家的刑法理论与审判实践认为,构成要件具有规制故意的机能,
    反过来说,构成要件显示了故意的认识内容与意志内容,即故意的认识内容与意志内容就是符合构成要件的要素。因此,成立故意犯罪时,行为人对犯罪构成要件中的所有客观要素必须有认识(客观的处罚条件除外),否则不成立故意犯罪。正因为如此,大陆法系国家的刑法,通常不在分则中规定“明知”要件,因为根据故意的原理,凡是构成要件的客观要素,行为人主观上都必须有认识。
    故此,如果行为人不知是伪造、变造的信用证而使用的,不能认定为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因为只有明知是伪造、变造的信用证而使用的,才属于“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同样,行为人误以为自己的信用卡合法有效而使用的,不能认定为“使用作废的信用卡”,因为只有明知是作废的信用卡而使用的,才是“使用作废的信用卡”。


相关阅读

阅读:次
[标签:]
本站新闻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