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刑事律师网首页 >> 交通肇事罪辩护 >> 正文
王某交通肇事案辩护词
上海刑事律师网admin2011-04-10


    【案情简介】
    2001年9月21日晚上10点多钟,在泰临公路石横至肥城段,受害人罗某某驾驶摩拖车与一自行车相撞,将自行车及骑车人撞出公路,罗某某躺在了马路中心线偏南一点的位置,后被认定可能被车辆又碾轧,构成重伤。根据两目击证人的举报,公安交警部门半个月后找到被举报的车辆和驾驶人员王某,王某否认交通肇事。2001年12月7日王某被刑事拘留,12月22日被逮捕,2002年3月5日被取保,同年11月19日又被逮捕,2003年3月24日被再次取保。2003年11月5日,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王某无罪。王某最终获得国家赔偿。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齐鲁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王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交通肇事罪被告人王某的辩护人出庭辩护。本人接受委托后会见了被告人,仔细查阅了卷宗并作了必要的调查,刚才又进行了法庭调查,现就起诉书指控王某交通肇事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发表辩护意见。
    一、请合议庭注意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无论是在公安处理交通事故阶段还是侦查阶段,以及今天法庭调查中,自始至终始终如一地讲出事当晚他虽然路过现场,但没有轧过人。
    二、指控被告人交通肇事的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被告人构不成交通肇事罪
    1、除了所谓的两个目击证人王某某、石某的证言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客观证据来印证是被告人轧了人。伤情鉴定中“伤者胸部之损伤,其挫伤面积较大,左侧自左腋中线起至右测前胸部,整个胸廓在30×20cm范围内凹陷伴胸骨,双测肋骨多发性骨折,属胸部整体变形,结合伤痕形态学分析认为,该损伤磕碰不易形成较符合交通肇事车辆碾轧所致。”的内容也只是指出了受害人胸部的伤是车轮碾轧的一种可能性,并不确然。假设确实是车轮所轧,那么到底是谁的车轮所轧,是不是被告人的车轮轧的,没有任何客观证据证实。公诉人在庭审中虽然出示了现场勘验笔录、交通事故现场图、现场照片。但是现场勘验笔录、交通事故现场图、现场照片都没有体现出与被告人有什么关系,上述材料没有任何关于汽车刹车痕迹、汽车轮胎痕迹的描述,该材料只能反映摩托车与自行车相撞的一些情况。事后,公安局交警队曾扣押了所谓的肇事车,但是对该车的车辆技术鉴定书内容是性能良好,没有任何有关该车肇事的描述和记载。现场遗留物品清单也没有与被告人及被告人的车辆有关的记载,也就是说现场遗留物品清单记载的内容与被告人及其车辆没有任何关系。在法院卷目录所示现场勘验笔录的位置中见到的是漠糊不清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该认定书认定被告人负交通事故全部责任的理由是被告人酒后驾车及肇事后逃逸致使交通事故责任无法认定。对于酒后驾车,且不说证人已将原证言推翻,即使是酒后驾车,只要不能证明是被告人轧的人,这种认定就是错误的。先有肇事才有逃逸,连是否是该车肇事都不能证明就认定肇事后逃逸是荒唐的。在这里,事故认定书犯了一个严重的逻辑错误。把这样的事故认定书作为证据来认定被告人有罪显然是不严肃的、不认真的,结论也不会是正确的。
    2、被告人对该起事故是否负有责任本来是可以查清的,物证提取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恰恰是事故处理部门的贻误,才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后果,这种后果让被告人来承担是极端不公平的。
    首先,证人王某某、石某的证言均讲他们在事故现场时王某某就用手机打110报了警,“110值班的说‘知道了已经来车了’”(王某某2001年11月16日证言),但是卷宗材料自始至终没有110或交警出事故现场的记录和材料。至于王某某是否打过110只要查一下电信纪录即可明了。
    其次,卷宗材料反映:王某某第一次在肥城市交警队事故科作证是2001年9月22日1时36分至2时54分,距事故发生不到2个小时。在该份证言中,王某某已报出了包括被告人所驾车号在内的两个车号。当天上午交警队就应当能够查找到这两部车并进行相关的勘验和鉴定,但是事故处理人员却没有。在事隔近半个月后才扣押被告人所驾车辆,却没有给出任何物证和令人信服的书证就又把车还给了被告人。如果说公安交警已克尽职守,那只能怀疑王某某的证言是补作的。
    再次,王某某、石某当庭均承认他们不是与受害人同时到的现场,那么第一次事故发生后多长时间到的现场无从知晓,他们也承认现场来来往往车辆不断,如果是车所轧,别的车辆轧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3、本案中,唯一指向被告人的证据是人证。该两个证人一个石某是受害人罗某的唐弟,一个王某某是石某的好朋友,该两人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可信性是非常值得怀疑的。这种怀疑也是合理的、无法排除的。因为证人证言是一种主观证据,其真实性、可靠性易受证人与被证者的关系、时间、记忆、证人的主观认知能力等多种因素影响,所以证人证言必须有其他的客观证据相印证,证言与所要证明的内容没有矛盾才可采信。庭审中,王某某讲在现场道路中心线南侧附近,被害人头朝东脚朝西偏南、脸朝上躺着,被轧前后躺的姿势、位置没有变化;石某讲:在现场道路中心线南侧附近,被害人头朝东脚朝西、脸朝上躺着,被轧前后躺的姿势、位置没有变化。法官、辩护人一再提问,尤其是审判长一再发问,到底看到车是怎么轧过去的?石某非常肯定地讲是看到被告人的车自西向东冲着被害人直着轧了过去。如果被害人胸部的伤是车轮碾轧所致,则上述二人的证言肯定是虚假的。因为被害人胸部的伤是横着的,车轮碾压只能是自北向南或自西北向东南,按证人所述,被害人应当自脚到头部均被轧伤才能相符。另外,明知自己的亲友受伤躺在路中央,来往车辆很多,非常危险,却不设置路障、不拦阻车辆,任凭车辆轧过也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4、颇让人怀疑的是,既然摩托车与自行车相撞在先,为何没有任何抢救骑自行车人的记载和骑车人的证言,因为骑自行车的人才是第一目击证人且其与被害人没有利害关系。
    相反,被告人对自己所知的事实作了详实的描述且供述前后一致(如果是被告人作案而又不想认罪,其不会如此供述),事后各方面表现正常,并有多人证明。应当说,其供述是可信的。(在此需要说明,有罪不能推定,无罪可以推定)。
    三、包括中国在内的现代诉讼模式要求被告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所以被告人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
    从被告人角度而言,无罪无需证据。让一个没有偷盗的人拿出自己没有偷别人东西的证据,一个没有杀人的人拿出自己没有杀人的证据是非常困难的。从公诉人角度而言,其不仅要收集被告人有罪的证据,还要收集能够证明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只要不能证明被告有罪就只能认定无罪,这就是无罪推定。但是公诉人却在公诉词中通篇都在想当然的搞主观认定、主观推理,有罪推定。由此辩护人不得不在此班门弄斧,谈一下我国法律对刑事证明标准的界定。
    我国刑事诉讼法要求侦查、起诉、审判必须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里所说的“事实”,主要指与定罪量刑有关的基本事实,包括犯罪人、行为、动机、手段、时间、地点、过程、后果;所说的“清楚”,基本要求是“明确”,即犯罪人、犯罪行为等基本事实必须明了肯定,不能似是而非。“证据确实充分”的基本含义是证据真实且充足,证据真实意味着证据之间不能相互矛盾,这是对证据质的要求;证据充分是对证据量的要求,要求证据必须达到一定的数量,“孤证”不能定案。这个证明标准可以概括为“排他性”,即从证据的调查和运用上要排除一切矛盾,从运用证据对案件事实所得出的结论上,必须排除其他一切可能,而且必须得出唯一的结论。
    排他性证明标准对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明确、具体:(1)作为定案根据的每一个证据必须具备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2)根据认识论的矛盾法则,全案的证据经过排列、组合、分析之后,必须排除一切矛盾,达到每一个证据的前后一致,证据与证据之间一致,全案证据同案件的发生发展的过程和结果一致,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明体系;(3)作为证明对象的案件事实,情节均有相应的一定数量的证据加以证明;(4)全案证据所得出的结论是本案唯一的结论。结论不唯一,也就是不具有排他性,就构成“疑罪”,疑罪只能从无。
    综上所述,本案中所谓的证据内容具有难以排解的矛盾,也远没有形成证据链,其结论更不具有排他性,与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相去甚远。
    所以,被告人无罪。
    既然交通肇事与被告人无关,自然被告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以上意见,望合议庭充分考虑。
   辩护人:xx

   xx年xx月xx日

 



相关阅读
阅读:次
[标签:]
本站新闻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